媒体文法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媒体文法

温州人:张希涵:没有波澜壮阔 但也自得其乐

作者:【文法学院】 编辑: 来源:【文法学院】 时间:2018-03-15 阅读:

         “我叫张希涵,目前就读于温州大学瓯江学院17级汉语言文学4班。我出生于2000年1月,是一名00后,已经年满18周岁,正式步入成年。”

 

       与语言文字结缘

 

       “我以前很喜欢看百家讲坛,因为我喜欢历史。”印象中,00后这一代应该是时尚的弄潮儿,许多新兴文化是在他们的带动下产生的。然而,很难想象这句话是从一个稚气腼腆、刚满18岁的女孩儿口中说出的。在内容和形式多元化的当下,张希涵却对传统文化和语言文字情有独钟。

       或许会超出你的想象,但是一部分00后已经上大学了。张希涵就是如此。上大学后,她选择了汉语言文学作为自己的专业。当多数人在手游、直播、短视频里徜徉时,张希涵选择与老舍、巴金为伴,传统的批判封建制度等类型的纸质书和纪录片,让她找到一种归属感。

       或许是从小的耳濡目染和环境熏陶,张希涵从小就决定做一名优秀的老师。“爸爸、姐姐、姐夫等都是老师,小时候的家庭氛围也会灌输当老师的想法。”张希涵说,“现在有空的时候会帮着家里一起带学生,对教学方式也渐渐熟悉了。”当然,她对自己的生活和未来也有一些坚持。“如果不用马上就业的话,我还是想做文学方面的学术研究。至少要考个研究生。”

       语言上的天赋也给这个女孩带来了许多自信。“有些同学觉得现代汉语很难,但我觉得很有趣,”张希涵笑着,轻轻地说。“我对语言比较敏感,汉语字词等都很吸引我。我之前还想过不学汉语,也可以去学日语之类的小语种。”

       生活中,张希涵坦言自己是个比较慢热的人,也很少会跟陌生人敞开心扉。她就像书架角落的一本名著,有着自我的沉淀。当然,大学生活的变幻莫测,也让她更期待自己的成长。“我不太擅长跟人交流,希望自己能外向一点,补足主持、面试这方面的交际能力。”张希涵说,“除此之外,我其实还蛮想去学跳舞的,想对自我有个突破。”说到这里,她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这个比同学都小一两岁的女孩,在大学校园里追求着自己的稳定,也从中觅得自己的乐趣与使命感。这样的18岁也许没有波澜壮阔,但也自得其乐。

 

       00后的“两幅面孔”

 

       “以自我为中心”、“注重隐私”、“对电子产品有依赖”,这几个短语概括了张希涵眼中的00后。不仅仅如此,以张希涵为代表的一部分00后群体,会针对现实和网络、学习与生活等不同方面,表现出不一样的态度。

       在家庭条件相对优渥,教育、医疗资源更丰富的大环境下,多数00后更敢于表达自己的想法,也更敢于付诸实践。张希涵也笑着承认,自己现实生活和网络上的表现不太一样,上网时会更勇于表达自己,偶尔的言语也会偏向激进。“身边的00后也是这样,在网上就会很嗨,很活跃,言语也会比较激烈。”

       问及她在新兴媒介上关注点在哪些方面时,她列举了一些自己平常在微博上常会看的:“有关注八卦、时事热点,有些只关注颜值,另一些会去关注思想。”她说,00后在这方面的关注跟95后末端群体比较相似,但譬如小一辈的05后,可能就不太热衷如此。同时,作为从小接触互联网的一代,张希涵认为00后有能力根据自己的价值导向对内容进行筛选这就需要自制力来自我约束。“网上鱼龙混杂,00后应该有辨别的眼光,自觉抵制那些不良的信息。”

       除了网上与现实的不同,张希涵觉得自己在家长面前和朋友面前也不同。虽然从小到大,身边的同学或多或少都比她大一点,但她认为自己与身边的人并没有差异。她打趣道,比同龄人早上大学的优势仅仅在于“留级的时候别人不知道,因为年龄差不多”。因此,在同学朋友面前,性格慢热的自己也比较容易敞开心扉。“我对家长和朋友之间的态度不太一样。对家长就不太善于表达。很多事情会跟朋友讲,但不会和家长说。”

 

       何谓成年

 

        有些人将18岁的成人礼看作一个新的起点,也有些人将它与每年的生日一视同仁。张希涵便是后者。于她而言,成年或表现在生活细节的转变,或表现在内心深处的思考,并不只是一个特定的时间点。

       话虽如此,但成年的印记已经开始悄悄地布满生活。在家里,张希涵意识到家长已经愿意开始与她交流一些以前没有涉及过的话题,比如经济、生活条件等。“以前我去问他们,他们会说这些我们看着办就好,你不用担心。”张希涵回忆道,“现在他们会让我去接触和了解,不会再把我当一无所知的小孩子看待。”而这对于刚18岁的大一学生来说,意味着更多的权利和更多的责任。“成年后觉得自己应该承担责任,不该麻烦别人。对自己的学业有规划,也是对自己负责的体现。”

       生活上,支付宝的花呗和余额宝功能终于开通了,对张希涵来说,也意味着一个小型的成人“仪式”。对于钱,已经步入成年的她显然也有了更深刻的认知。相较于之前可能有些盲目节省,现在的她觉得如果钱可以换来好的服务、节省时间精力,也是值得花的。“消费观念有了一定的提升。”张希涵评价自己道。

       成年往往更多地伴随着内心的变化。现在的人总爱谈“三观”,张希涵也表示自己的三观仍在逐步建立当中。“年轻时的自己不懂得质疑和批判,很多时候都倾向于接受。然而现在的她会去质疑一些事情的正确性,探寻事物的真相与本质。”张希涵笑说,自己的三观有时候还是挺容易被摧毁的,“有时候觉得一个观点是对的,但遇到另一个人对另一观点长篇大论,就觉得他讲得也有道理。”

      问答间,刚刚18岁的张希涵坦言自己仍不够成熟。“虽然成熟的想法可能什么时候都会有,但整体达到成熟还是比较困难。”在她看来,成熟与客观年龄并没有直接联系。“成年不需要仪式宣告,因为成年对于个人的影响是自己感知的。18岁只是一个时间段,不代表真正的成长。”

 

版权所有 温州大学瓯江学院 备案号:浙ICP备05014618号-1 技术支持:捷点科技